经典案例
广州刑事律师 广州律师咨询电话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广州律师

【人身犯罪代表案例】

李某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 不批准逮捕

  一、案情介绍

    2011年8月20日凌晨4时许,台山市大江镇新大塘管区路段发生一起恶性殴打致人死亡案件,两名被害人在路上被人拦路用铁管殴打,一死一伤。此案在当地备受关注,因此台山市公安局迅速组成专案组,于2011年8月25日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为由刑事拘留李某,其他多名犯罪嫌疑人也先后被刑事拘留。几天后,公安机关宣布侦破“8.20”大江故意伤害致死案,在其向社会发布的通稿中认为是李某指使其他犯罪嫌疑人行凶,李某是首犯。

    多家媒体均对此案作了报道,并将李某报道为雇凶之人,如《殴人至死只因同行竞争》——《羊城晚报》于2011年9月2日(A23版);《生意受影响怀恨教训人大江故意伤害致死案告破》——《江门日报》(第8013期 C2版);《南方都市报》等。

     二、承办过程

    2011年9月1日(星期四)下午,李某的家属委托邓世运律师为李某辩护。受托后,邓世运律师一方面于9月2日(星期五)向台山公安局申请会见李某,另一方面立即通过各种途径了解此案的信息;9月5日(星期一)上午,赶往台山会见李某;9月7日(星期三)下午,向台山市公安局递交律师意见书,就李某是否具有犯罪动机、李某与被害人是否存在尖锐的利益冲突、现有证据是否足以认定李某参与犯罪等问题提出了法律意见,请公安局在考虑提请批准逮捕和认定案件事实时审慎;9月14日(星期三),再次向台山市公安局申请会见并会见李某。

    9月26日(星期一)上午,在得知公安局提请逮捕后,邓世运律师立即向台山市检察院递交律师意见书,请检察院根据最高检的有关规定依法讯问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听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并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核实相关问题;审慎审查证明李某参与犯罪的证据是否属实,是否符合“孤证不能定案”的情形,并着重就证据是否满足逮捕的证据条件提出意见,指出批准逮捕李某要审慎,建议不批捕

    三、案件结果

  邓世运律师的法律意见得到台山市检察院采纳,检察院于2011年9月27日决定不批准逮捕李某,公安局同日对李某取保候审。2012年9月份,经过邓世运律师和台山市公安局的有效沟通,台山市公安局于9月26日决定解除李某的取保候审,李某至此获得完全的自由。

    四、办案总结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在审查逮捕环节,辩护律师有权向检察院提出意见。在辩护实务中,律师如果认为案件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应该向检察院提出不批准逮捕的意见。

在本案中,邓世运律师正是通过建议不批准逮捕的工作,维护了当事人李某的合法权益。 



【涉黄犯罪代表案例】

吴某涉嫌组织卖淫案 不提请逮捕

一、案情介绍

清远人吴某因为涉嫌组织卖淫,于2017年3月1日被佛山公安局南海分局刑事拘留,家属在吴某失联之后,经多方打听得知前述情况(公安机关将刑事拘留通知书寄到吴某户籍地,家属当时尚未收到)。

吴某家属在亲友的推荐下找到邓世运律师

二、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3月5日接受吴某妻子的委托,于3月6日到南海看守所会见了吴某。在会见的过程中,邓世运律师向吴某了解了详细案情,并结合其陈述的案情,介绍了律师的工作思路,为其提供法律咨询,提醒相关注意事项。

经过分析吴某陈述的案情,邓世运律师认为案件的关键在于证据是否能证实吴某实施了组织卖淫,就吴某介绍的情况,案件的证据应该尚未达到逮捕的证据条件。3月7日,邓世运律师到办案部门了解案件相关情况,并递交了《关于建议不提请逮捕吴某的法律意见书》。之后,邓世运律师又多次联系办案部门,一再建议不提请逮捕吴某。

三、案件结果

3月30日深夜,公安机关依法决定不提请逮捕吴某,将其释放,吴某得以在清明小长假前获得自由。 

四、办案总结

侦查阶段,律师无权查阅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不等于律师无法了解到案件相关情况,更加不等于律师无法开展辩护。一个专业的刑事律师,可以通过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和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相关情况等途径,判断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的大致情况以及这些证据是否达到逮捕的证据条件、是否具有羁押必要性,等等。律师一旦判断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很可能没有达到逮捕的证据条件或者没有羁押必要性,就可以及时向公安机关建议不提请逮捕或者向检察院建议不批准逮捕。

在本案中,邓世运律师正是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准确地捕捉到案件辩护的关键,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当事人吴某获得释放。

  


【经济犯罪代表案例1】

林某涉嫌合同诈骗案 不提请逮捕

  一、案情简介

开平市某知名茶庄商人林某在经营的过程中与第三人产生经济纠纷,后被该第三人到开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控告逃匿,涉嫌诈骗。2013年8月13日,林某在广州被开平市公安机关带走并于次日以涉嫌合同诈骗为由刑事拘留。

根据刑法关于合同诈骗罪的规定,就涉嫌的金额,该指控一旦成立,林某将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8月22日下午接受林某家属委托,于8月23日上午到开平市看守所会见林某,了解案情并为其提供法律咨询;并于当天下午到开平市公安局了解案件有关情况;于8月25日上午向开平市公安局寄出《关于林某涉嫌合同诈骗一案的法律意见书》,指出林某不构成合同诈骗,和第三人属于债权债务关系,其只涉及经济纠纷。建议公安机关不要将林某呈捕,将其释放

9月2日,邓世运律师再次到看守所会见林某并再次到开平市公安局陈述意见;于9月10日再次会见林某。期间,邓世运律师多次通过电话联系办案部门陈述意见。

三、案件结果

9月12日,开平市公安局依法决定不提请逮捕林某,对其取保候审,林某获得释放,终得在中秋节前回家团聚,与家人共度佳节。2014年9月11日,开平市公安局解除对林某的取保候审。

四、办案总结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有权向公安机关提出法律意见。在辩护实务中,律师如果认为案件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应该向公安机关建议不提请逮捕的法律意见。

在本案中,辩护律师抓住了最佳时机,通过建议不提请逮捕的工作帮助林某获得释放。



【经济犯罪案例代表案例2】 

凌某涉嫌诈骗案 侦查阶段不批准逮捕

    一、案情介绍

    从事域名交易的凌某,因涉嫌团伙诈骗,于2015年9月11日被阳春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为由刑事拘留。

    二、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9月18日(星期五),接受凌某家属的委托,于9月21日(星期一),到阳春看守所会见凌某,并到阳春公安局递交了委托书,并分别于9月22日(星期二)、10月7日(星期三)向阳春公安局递交了《关于建议不提请逮捕凌某的法律意见书》。

    10月10日(星期六),阳春公安局将案件移送阳春检察院,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凌某。邓世运律师于10月12日(星期一)再次到看守所会见了凌某,并向阳春检察院递交了《关于建议不批准逮捕凌某的法律意见书》,从逮捕的证据条件和羁押必要性的角度,提出法律意见,建议检察院不批准逮捕凌某。

    三、案件结果

    10月16日(星期五),阳春检察院决定不批准逮捕凌某,阳春公安局在接到检察院通知后释放了凌某。

    四、办案总结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在审查逮捕阶段,辩护律师有权向检察院提出意见。辩护律师通过会见当事人、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经过分析案件的具体情况,认为案件不符合逮捕条件的,可以向检察院提出不批准逮捕的意见,意见一旦被采纳,检察院将会决定不批准逮捕,公安机关必须将在押的当事人释放。在本案中,邓世运律师正是通过申请不批准逮捕的工作,维护了当事人凌某的合法权益。

  


【计算机网络犯罪代表案例】

陈某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 不提请逮捕

   一、案情简介

    陈某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于2016年9月23日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刑事拘留。被公安机关扣押的电脑中,储存了大量公民个人信息。

  本案存在以下若干不利因素:1、公安部自今年4月起部署开展打击整治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行动,目前各级公安机关正在严厉打击公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活动;2、被公安机关扣押的电脑中有大量公民个人信息;3、陈某无任何法定取保候审事由。

    二、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9月24日(星期六)接受陈某家属的委托,于9月26日(星期一)到看守所会见陈某,于9月27日(星期二)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的有关情况。

    根据会见陈某了解的情况,结合此前接触此类案件的经验,邓世运律师认为此案虽然存在比较棘手的地方,但是,争取不提请批准逮捕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一旦公安机关不提请批准逮捕,陈某将会获得释放。遂于9月27日向公安机关递交了《关于建议不提请批准逮捕陈某的法律意见书》。

    在法律意见书中,邓世运律师指出,根据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的规定,持有大量的公民个人信息,并不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陈某电脑中存有大量公民个人信息,关键在于这些个人信息是否是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或者是否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这些公民个人信息,如果没有经查证属实的证据证实这些个人信息是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或者其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这些公民个人信息,那么不能认定其有犯罪事实,依法不能提请批准逮捕陈某。此外,鉴于陈某目前正在参加自考本科学习的实际情况,可以对其不提请批准逮捕,以方便其继续学业。综上,建议公安机关不提请批准逮捕陈某。

    三、案件结果

    10月19日,公安机关通知邓世运律师,此案不提请批准逮捕,将对陈某取保候审,10月20日,公安机关正式决定对陈某取保候审,释放陈某。

    四、办案总结

    本案的辩护,再一次印证邓世运律师在《什么是刑事辩护的黄金时间》一文中总结的“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至被逮捕的这段时间是辩护的黄金时间。”

在陈某被刑事拘留的第二天,其家属即委托刑事律师辩护,通过律师准确地找到案件的辩护关键所在,帮助当事人获得释放。

 


【侵犯财产犯罪代表案例】

吴某涉嫌盗窃案 不起诉并获国家赔偿

    一、案情简介

    当事人吴某原是白云区均禾街清湖村某店的外来务工人员。

2009年6月12日,其向雇主提出辞职,3天后竟被控告2008年6月盗窃了存放于店内的货物,当天即被公安局以盗窃为由刑事拘留,后被逮捕并被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

据起诉意见书查明,吴某涉嫌伙同同案人“肥仔”共同盗窃,于2008年6月在吴某工作的店铺,趁吴某看管该店铺时,由同案人分两次将被害人存放于该店内的货物盗走并销赃,货物价值9万多,吴某从中分得赃款。

二、承办过程

2009年9月21日下午,吴某父亲委托邓世运律师为吴某辩护。邓世运律师接受委托后,第二天即与白云检察院联系,并及时到检察院进行阅卷,会见在押的吴某,听取其对案件的意见。经审慎分析,邓世运律师认为该案证据体系存在诸多漏洞,其中最大的一个漏洞是“指控作案的具体时间模糊”,这可能是因为缺乏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符合《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犯罪构成要件事实缺乏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属于证据不足的典型表现。

邓世运律师于9月25日上午向白云检察院提交法律意见书,提出本案不宜起诉的观点,主要理由是:

一、本案存在重大疑点:为何物品丢失一年后,被害人才报案且恰是吴某提出辞职后?被害人对此没有合理的解释。

二、证明失窃物品价值的证据不充分。涉案物品的数量仅凭被害人提供的产品出货单认定,此出货单并非正规的单据,且没有其它证据佐证该出货单的真实性,《涉案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恰是仅根据出货单作出的。

三、证明吴某实施盗窃的证据不充分。公安机关指控吴某实施盗窃,但是连盗窃的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明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某盗窃,间接证据也没有形成证据链。此外,还针对了解的情况,建议检察院对案件的一些事实予以调查核实。案件退回补充侦查后,邓世运律师又多次会见吴某并和办案机关交流对案件的看法。

案件在经过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白云检察院于2010年1月29日认定:吴某涉嫌盗窃一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经过检察委员会讨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四款之规定,决定对吴某某不起诉,吴某在被羁押220多天后沉冤得雪,走出看守所。

2010年3月2日,吴某又委托邓世运律师将国家赔偿申请递交区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但长时间得不到答复,经多次敦促,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在法定期限届满后,经过和吴某沟通,邓世运律师于10月8日以期满不作出是否赔偿决定为由,到广州市检察院申请复议。在广州市检察院的敦促下,白云区检察院于10月14日作出决定:拒绝确认违法。邓世运律师再次和吴某沟通,在得到吴某再次授权后,以不服区检察院的决定为由于10月28日向市检察院申请复议,市检察院又再次敦促。在12月2日终于得到令人欣慰的结果:区检察院正式决定给予吴某国家赔偿。2011年1月14日,检察院通知吴某领取国家赔偿款,吴某领到2万多元的国家赔偿款。

三、案件结果

检察院对吴某不起诉,并给予国家赔偿。

四、办案总结

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辩护律师的作用之一就是审查案件的证据是否达到定罪的证明标准,一旦发现存在疑点,应该运用证明标准的规定来开展无罪辩护,说服办案部门依法作出不起诉或者无罪判决。

在本案中,邓世运律师正是牢牢把握住证明标准这个关键点,在证据方面提出无罪辩护的意见,进而为当事人争取到不起诉,实现无罪辩护。 

 


【涉毒犯罪代表案例】

 陈某涉嫌贩卖毒品案将重罪扭转为轻罪

   一、案情简介

    2012年5月13日,黄埔区陈某伙同他人在其轿车上吸毒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现场缴获属于陈某的毒品。陈某随后即被公安机关以贩卖毒品罪刑事拘留。

    二、承办过程

    2012年5月24日,邓世运律师受陈某父亲的委托,为陈某涉嫌贩卖毒品案侦查、审查起诉和一审阶段提供辩护。接受委托后,邓世运律师为陈某提供全程辩护,涉嫌的罪名在逮捕时即获得纠正,由贩卖毒品罪纠正为容留他人吸毒罪。一审期间,邓世运律师又采用量刑辩护的策略,指出陈某具有的几个酌定从轻情节,请法庭依法对陈某从轻处理。

    三、案件结果

    黄埔区法院最终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对陈某定罪处罚,量刑仅为拘役5个月,在一审判决生效不久,即获人身自由。

    四、办案总结

    准确认定当事人触犯的罪名,对当事人最终面临的刑罚有重要意义,罪轻辩护的思路之一是将重罪变为轻罪。

    在本案中,辩护律师抓住指控陈某构成贩卖毒品罪证据不足的关键,成功为陈某作了罪轻辩护,让陈某最后获得轻判,合法权益得到维护。

 


【职务犯罪代表案例】

 黄某涉嫌受贿案 成功免受刑事处罚

   一、案情简介

黄某是集体企业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03年至2008年9月间,被告单位甲公司在与业务单位乙公司经济往来中,通过被告人黄某,以报销名义,先后多次收受业务单位乙公司的贿赂共计人民币61万元。

2007年7月,被告人黄某按照上级领导李某的授意,利用职务便利,为张某向业务单位乙公司索要贿赂人民币10万元,赞助张某买车,后张某将该笔赃款据为己有。2008年10月17日,张某害怕罪行暴露,将赃款人民币10万元退还乙公司。

二、 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2009年9月15日接受黄某委托为其提供辩护,第二天即与天河法院联系并及时到法院进行阅卷,会见了黄某,听取其对案件事实、定性的意见。经审慎分析全案的情况,邓世运律师认为该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黄某对其涉嫌行为也供认不讳,其行为依法已经构成单位受贿罪、受贿罪,无法做无罪辩护。

结合该案的具体案情,黄某涉嫌的单位受贿是被告单位甲公司领导班子集体作出的决定,收受的款项实际上也是供上级领导李某占有、使用,黄某并无从中谋利;黄某参与的受贿并非谋取私利,而是执行上级领导李某的指示,参与沟通,也没实施收取赃款和分得赃款分文,属于犯罪较轻,具有诸多法定、酌定从宽情节,依法可以争取免予刑事处罚。

邓世运律师在征得黄某的同意后,在法庭上选择了量刑辩护策略,没有对犯罪事实和罪名提出异议,而将辩护重点放在详细列举黄某的法定和酌定从宽情节上,指出其犯罪情节较轻,个人无违法所得,有自首情节及悔罪表现,建议法院对黄某免予刑事处罚。

三、案件结果

天河区法院最终采纳了邓世运律师的辩护意见,在认定黄某罪名成立的同时,免除了黄某某的刑事处罚。

四、办案总结

根据事实和法律,如果被告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选择量刑辩护是最为务实的抉择。量刑辩护的实质是在承认指控罪名和事实的前提下,通过提出具有的法定、酌定从轻、减轻情节,说服法庭作出对被告人最有利的量刑。

在本案中,在被告人黄某确实构成犯罪的前提下,辩护律师选择了量刑辩护策略,为黄某争取到免予刑事处罚的结果,维护了黄某的合法权益。

 


(限于篇幅,仅列举部分代表案例,更多案例详情,请关注邓世运律师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