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广州刑事律师 广州律师咨询电话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广州律师

【网络犯罪案例精选】

广州医药代表统方案:二审改判缓刑

一、案情简介

2017年5月,广州地区掀起一场打击非法获取处方用药数据(以下简称统方)犯罪的风暴,抓获大批涉嫌购买统方的医药代表,一时震动整个医药圈。2017年7月4日法治周末《新动向: 医药代表雇黑客偷“统方”》和2017年11月3日广州日报《医药代表为提高业绩 向“黑客”购医院统方》,对此做了报道。

本案当事人李某,就是涉案的医药代表之一,也是番禺区第一批被起诉的医药代表中被认定为购买统方金额最大的一名。2017年5月9日,李某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以涉嫌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为由刑事拘留,5月10日,李某家属经律师同行推荐,联系到邓世运律师并办理了委托手续。

二、承办过程

接受委托后,邓世运律师于5月12日会见了李某,向其了解了案件有关情况和交代了有关注意事项,并于当日到办案部门了解了案件有关情况。

根据现行法律的规定,邓世运律师认为李某的行为不能定性为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并向公安机关提出法律意见。在公安机关将案件呈请批准逮捕之后,邓世运律师又向检察机关递交了相关意见,6月14日,公安机关以李某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为由逮捕李某。

在此后的数月,邓世运律师多次为李某申请取保候审,均因为此案涉案人数众多而没有获得批准。2018年2月12日,广州市番禺区法院一审判决李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

一审宣判后,家属坚持委托邓世运律师帮助李某上诉,李某最终也接受家属和律师的建议,于2月22日向广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在获悉广州市中级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之后,邓世运律师于4月10日向广州市中级法院递交书面辩护意见。在辩护意见中,邓世运律师除了坚持为李某做无罪辩护之外,考虑到此案是专案,二审改判无罪的难度很大,还提出如果合议庭认为李某的行为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请考虑李某具有的酌定从宽情节和李某的家庭情况,对其宣告缓刑。

6月11日,邓世运律师又向广州市中级法院递交补充辩护意见。在补充辩护意见中,邓世运律师指出,参照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类似案件的判决((2018)粤0104刑初79号),原审判决认定李某“属于情节严重”不恰当,判决李某有期徒刑三年过重,应该予以纠正。

三、案件结果

2018年8月31日,广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宣判,改判李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同日,被羁押了近16个月的李某,走出了广州市第一看守所。

四、办案总结

本案从案发到结案,持续了将近16个月。虽然李某最终没能获得无罪判决,但是二审改判缓刑,得以免于牢狱之灾。掩卷而思,办案总结有两点:

(一)家属的坚持,在本案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一年多来,家属始终坚定相信法律,在一审罪名成立并判处实刑、李某对上诉已经不抱希望的情况下,家属依然坚决委托律师上诉。如果没有家属的坚持,没有家属对律师工作的支持,李某可能也就不会上诉了。

(二)律师在二审辩护中,既根据法律规定坚定做了无罪辩护,又兼顾改判无罪可能性不大的现实做了量刑辩护,更是援引了广州地区类似案例作为要求改判的依据,最终说服了二审法院改判李某缓刑,这是值得总结的一个辩护经验。

俞某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案:拘役缓刑

一、基本案情

浙江某公立医院医生俞某,是一个无线电技术爱好者。工作之余,通过QQ和网络咸鱼平台销售经过其改造过的C118型号摩托罗拉二手手机(以下简称C118改装设备)。C118改装设备可在Osmocom-BB和Wireshark等电脑软件的控制下,对GSM基站的无线通信信道进行接收和分析,可嗅探信息通道中传输的短信(SMS)内容。

因为有买家利用C118改装设备实施了违法犯罪行为(非法截取他人手机信息和盗刷他人账户资金),2018年1月26日,俞某被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从浙江带回广州,以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为由刑事拘留,羁押在增城区看守所。

   二、承办过程

2018年2月24日,俞某家属在浙江通过快递委托手续的方式,委托邓世运为俞某辩护。26日上午,邓世运收到委托手续,同日下午会见了俞某,向其了解了案件有关情况和交代了有关注意事项。

经过分析案件的情况,邓世运律师认为俞某有不批准逮捕的可能,随于27日上午向检察院提交了法律意见书,并约见承办检察官,向承办检察官陈述法律意见,建议检察院不批准逮捕俞某。3月2日,邓世运律师接到检察院通知,不批准逮捕俞某。同日,俞某走出了看守所,终于可以赶在元宵节回家与家人团聚。

2018年10月30日,增城区检察院以俞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由,向增城区法院提起公诉。鉴于公立医院医生的身份,俞某一旦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哪怕是缓刑,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也会被医院给予开除处分,导致其公立医院医生职业生涯的终结。为保住俞某的工作,邓世运律师把辩护目标定在单处罚金,或者拘役(缓刑)。

鉴于目前广东地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案件尚没有判处拘役(缓刑)或者单处罚金的判例,邓世运律师对本案的辩护作了充分的准备。首先,搜集了外省的十个判处拘役(缓刑)或者单处罚金的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例,并总结出判处拘役(缓刑)或者单处罚金的裁判规则,结合案件的具体的情况,论证本案可以判处拘役(缓刑)或者单处罚金;其次,充分挖掘俞某所具有的从宽情节,指出可以对俞某从宽量刑;再次,从情理的角度向法庭充分阐述对俞某判处的刑罚对其的重大影响,希望法庭能给俞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11月26日,在开庭前夕,邓世运律师在俞某的授权下,当庭向公诉人表示愿意认罪认罚,并陈述了以上从宽理由,希望公诉人提出单处罚金或者拘役(缓刑)的量刑建议,给俞某一个改过自新、继续为病人服务的机会。在庭审中,公诉人考虑到俞某认罪认罚的情况和律师陈述的理由和建议,提出了拘役(缓刑)并处罚金的量刑意见,邓世运律师当庭也充分阐述了前述对俞某从宽处理的理由。

三、案件结果

2019年1月30日,增城区法院一审宣判,判决俞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八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四、办案总结

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技术支持或帮助而涉嫌犯罪,是构成他人实施犯罪的共犯还是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被告人的量刑会有很大的影响,本案俞某最终得以轻判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没有被以侵犯个人信息罪批捕,更加没有被认定为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而是被认定为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在审判阶段,辩护律师能够从众多的判例中总结出可以判处拘役(缓刑)的裁判规则,结合本案的情况指出被告人可以判处拘役(缓刑),并从判处的刑罚对被告人的影响的角度进行了阐述,既从法律的角度进行了说理,又从情理的角度进行了求情。同时,在程序上通过当庭认罪认罚,争取到公诉人当庭提出拘役(缓刑)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为本案最终得以轻判起了关键作用。

陈某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一审缓刑

一、案情简介

陈某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于2016年9月23日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刑事拘留。民警在陈某的住处缴获陈某用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苹果6S手机1台,台式电脑1台(经审计,共包含公民个人信息17160894条)。

本案存在以下若干不利因素:1、公安部自2016年4月起部署开展打击整治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行动,案发时各级公安机关正在严厉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活动;2、被公安机关扣押的电脑中有大量公民个人信息;3、陈某无任何法定取保候审事由,也无任何法定减轻、从轻事由。

二、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9月24日(星期六)接受陈某家属的委托,于9月26日(星期一)到天河区看守所会见陈某,于9月27日(星期二)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的有关情况。

根据会见陈某了解到的情况,结合此前接触此类案件的经验,邓世运律师认为此案虽然存在比较棘手的地方,但是争取到不提请批准逮捕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一旦公安机关不提请批准逮捕,陈某将会获得释放。遂于9月27日向公安机关递交了《关于建议不提请批准逮捕陈某的法律意见书》。10月19日,公安机关通知邓世运律师,此案不提请批准逮捕,将对陈某取保候审,10月20日,公安机关正式决定对陈某取保候审,释放陈某。

2018年1月9日,天河区检察院以陈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为由,将本案起诉至天河区法院。陈某对检察院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根据刑法的规定,陈某的行为也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鉴于陈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数量达到1716万多条,属于“情节严重”,法定刑幅度是有期徒刑三年到七年,并处罚金,由于没有法定减轻情节,很可能面临三年以上实刑的处罚。

在会见被告人陈某时,邓世运律师向陈某分析了案件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问题,指出鉴于陈某在自学考试,通过走认罪认罚程序,可以最大程度从宽量刑,甚至有缓刑的可能。经过慎重考虑和听取家属的意见,被告人陈某决定认罪认罚。

开庭前夕,在陈某的授权下,邓世运律师向公诉人转达陈某愿意认罪认罚的意愿,希望公诉人能够充分考虑陈某的认罪态度且在参加自学考试的情况,给陈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提议公诉人建议最低刑期并适用缓刑,公诉人在慎重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之后,同意邓世运律师的量刑提议。在邓世运律师的见证之下,陈某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公诉人当庭向法庭建议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笔者也当庭建议法庭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三、案件结果

2018年7月5日,天河区法院判决陈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四、办案总结

本案的辩护,再一次印证邓世运律师在《什么是刑事辩护的黄金时间》一文中总结的“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至被逮捕的这段时间是辩护的黄金时间。”在陈某被刑事拘留的第二天,其家属即委托刑事律师辩护,通过律师准确地找到案件的辩护关键所在,帮助当事人获得释放。

本案另一个值得总结的经验就是对认罪认罚制度的运用。在无罪辩护没有空间且陈某很可能面临三年实刑的情况下,邓世运律师在陈某的授权下,与公诉人当庭就量刑问题进行充分、有效的协商,争取到公诉人提出最轻的量刑建议,这是陈某最终获得缓刑,得以免于牢狱之灾的关键。


【经济犯罪案例精选】

刘某涉嫌诈骗案:一审获得缓刑

一、案情介绍

2013年4月至7月间,某高校教授刘某以能帮助被害人蔡某女儿入读大学为由,虚构需要收取活动费、保证金、录取档案费等费用,多次收取被害人蔡某转账和现金共计人民币19.6万元。2017年4月10日,刘某归案,被羁押于越秀区看守所。2017年6月12日,越秀区检察院以刘某涉嫌诈骗罪为由向越秀区法院提起公诉,建议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三年至四年。

二、承办过程

2017年4月14日,刘某家属慕名找到邓世运律师,委托邓世运律师担任刘某在案件侦查、审查起诉、一审的辩护人。

首先,经过会见刘某了解案情和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邓世运律师认为此案首要工作是获得被害人的谅解。在刘某及其家属的授权下,邓世运律师主动与被害人取得联系,协助刘某家属代刘某退赃,并顺利获得被害人的谅解。

其次,案件移送检察院之后,邓世运律师经过阅卷和向刘某核实案件有关情况、证据,认为此案没有做无罪辩护的空间,经与刘某充分沟通,决定认罪,选择罪轻辩护,争取最大程度从宽。

第三,案件移送法院之后,邓世运律师在庭审中提出以下主要辩护观点:1、刘某在立案前归还的1.5万元应当从犯罪数额中扣除;2、刘某具有自首情节;3、刘某退赃并获被害人谅解。综上,建议法院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并宣告缓刑。

检察院在庭审中并不认可律师提出的刘某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观点。为此,律师提出刘某经电话通知到案,属于自动投案,到案之后虽然一直否认有诈骗行为,但是一直供认以帮助被害人女儿入学为名收取了被害人的财物。刘某的这种情况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可以认定为自首,只是这种自首的表现形式与自首的常见表现形式不同。律师还指出,刘某自动投案后供述了主要犯罪情节,供述的数额也超过了起诉书认定金额的半数以上,可以认定为自动投案后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成立自首;否认诈骗,是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三、案件结果

2017年10月23日,越秀区法院采纳邓世运律师的全部辩护意见,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同日,刘某获得释放,走出了看守所,在羁押了6个多月之后重获自由。

四、办案总结

第一,一个案件,做无罪辩护还是罪轻辩护,应该根据案件的情况确定。如果案件不存在无罪的空间,做罪轻辩护,争取最大程度从宽量刑,是最务实的选择。本案中,刘某在听取律师对案件的分析之后,接受律师的建议,务实地选择做罪轻辩护,为最终获得轻判创造了条件。

第二,在量刑辩护中,能否找出对被告人有利的情节,对量刑有重大影响。本案中,律师之能够帮助刘某获得缓刑的关键原因是找出了刘某具有自首这一法定从宽情节。在检方对从宽情节认定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律师依据扎实的法律知识及相关的司法解释,帮助法官厘清思路,明晰概念,准确地找到支持自己观点的依据。

钟某涉嫌诈骗案(二审):撤销一审判决

一、案情介绍

钟某因被认定有三宗诈骗事实(金额合计73万元),被广州市荔湾区法院一审判决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五万元,责令退还诈骗所得。

钟某在一审诉讼程序中自认三宗诈骗事实(金额合计73万元),对罪名无异议。一审判决后,钟某不服一审判决,对认定的诈骗金额提出异议。

二、承办过程

2017年12月21日,钟某的家属找到邓世运律师,希望委托邓世运律师帮钟某上诉。经过听取钟某家属的意见和初步分析一审判决书,邓世运律师告知钟某家属,鉴于钟某在一审诉讼程序中已经自认三宗诈骗事实(金额合计73万元),二审的辩护难度极大,结果很可能不乐观。但是,钟某的家属依然认为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就要委托律师为钟某争取。在告知诉讼风险后,邓世运律师接受钟某家属的委托,帮助钟某上诉。

12月22日,邓世运律师会见了钟某,听取了钟某对案情的详细介绍。根据钟某陈述的情况和一审判决书的情况,邓世运律师初步判断原审判决中对第一宗诈骗金额和第二宗诈骗金额的认定有误,至于钟某的其他上诉意见是否有依据,需要在阅卷之后才能判断。基于以上判断,邓世运律师为钟某起草了刑事上诉状,于12月25日再次会见钟某并帮钟某办理了上诉手续。

2018年1月29日,邓世运律师从广州中级法院复制了全案卷宗;于2日2日再次会见钟某,与钟某讨论案件的情况和辩护方案;于2月5日,递交辩护意见和调取证据申请书,指出参照《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申付强诈骗案如何认定诈骗数额问题的电话答复》,对第一宗诈骗金额和第二宗诈骗金额提出异议。

2月24日,邓世运律师收到钟某家属提供的可能与本案有关的65页银行交易流水材料(相关民事案件正在其他法院审理,家属从该法院复制的)。鉴于银行交易流水没有显示交易对手的姓名,无法判断是否存在钟某和被害人的交易记录,邓世运律师通过ATM一个一个账户输入验证,最终在65页银行交易记录(共计100多个帐号)中发现了钟某和被害人之间的交易记录。

2月25日,邓世运律师向广州中级法院递交了钟某家属交来的银行流水,并递交调查证据申请书;并于2月28日递交补充辩护意见和开庭申请书,明确指出一审判决认定的诈骗金额中有40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三、案件结果

2018年4月4日,邓世运律师收到广州中级法院的刑事裁定书,裁定书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审判。

四、办案总结

(一)律师对案件适用的法律规定全面掌握极其重要。《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申付强诈骗案如何认定诈骗数额问题的电话答复》是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的一个电话答复,对诈骗金额的认定有着非常大的说服力,本案辩护律师对诈骗金额的辩护正是运用了该答复;

(二)本案用事实再次验证了“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道理。本案辩护律师通过ATM一个一个账户输入验证,最终在65页银行交易记录(共计100多个帐号)中发现了钟某和被害人之间的交易记录,找到了被告人和被害人的款项来往,这是本案成功辩护的关键。


钟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案:不批准逮捕

一、案情简介

2017年10月29日上午十时许,广州市天河区某大型酒店4楼会议室发生火灾,造成两人死亡,一人轻伤。广州消防官方微博对灾情作了通报,新快报、广州日报等媒体做了报道。

11月2日,包括钟某(任职工程部经理)在内的六名酒店工作人员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刑事拘留,羁押于天河区看守所。

二、承办过程

11月7日,钟某家属通过律师同行推荐,委托邓世运律师担任钟某的辩护人。

11月9日,邓世运律师到天河区看守所会见了钟某,向钟某了解了案件的具体情况,并告知其注意事项。经过分析案件的有关情况,邓世运律师认为,虽然钟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但是可以从是否有社会危险性这一逮捕条件入手,通过在审查逮捕阶段向检察院提出意见,说服检察机关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来实现获得释放的辩护效果。

12月1日,案件移送天河区检察院审查逮捕。12月4日,邓世运律师向检察院提出法律意见,通过分析钟某的具体责任、人身危险性和案件的有关情况,指出钟某无社会危险性,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并且钟某所在的酒店已经对死者进行了赔偿并获得谅解,建议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钟某的决定。

三、案件结果

12月8日,天河区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钟某的决定,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随后释放了钟某,钟某重获自由。

四、办案总结

犯罪嫌疑人具有社会危险性,是逮捕的条件之一。在当事人涉嫌的行为构成犯罪,证据确实,充分的情况下,如果无法定的社会危险性,律师可以通过提出法律意见来说服检察院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帮助当事人重获自由。

在本案中,钟某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根据其案情,没有做无罪辩护的空间。辩护律师抓住了社会危险性这一突破口,指出钟某无社会危险性,不符合逮捕的条件,说服检察机关做出了不批准逮捕钟某的决定,在37天之内帮助钟某重获自由,取得了良好的辩护效果。


【传统犯罪案例精选】

李某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不批准逮捕

一、案情介绍

2011年8月20日凌晨4时许,台山市大江镇新大塘管区路段发生一起恶性殴打致人死亡案件,两名被害人在路上被人拦路用铁管殴打,一死一伤。此案在当地备受关注,因此台山市公安局迅速组成专案组,于2011年8月25日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为由刑事拘留李某,其他多名犯罪嫌疑人也先后被刑事拘留。几天后,公安机关宣布侦破“8.20”大江故意伤害致死案,在其向社会发布的通稿中认为是李某指使其他犯罪嫌疑人行凶,李某是首犯。

多家媒体均对此案作了报道,并将李某报道为雇凶之人,如《殴人至死只因同行竞争》——《羊城晚报》于2011年9月2日(A23版);《生意受影响怀恨教训人大江故意伤害致死案告破》——《江门日报》(第8013期 C2版);《南方都市报》等。

二、承办过程

2011年9月1日(星期四)下午,李某的家属委托邓世运律师为李某辩护。受托后,邓世运律师一方面于9月2日(星期五)向台山公安局申请会见李某,另一方面立即通过各种途径了解此案的信息;9月5日(星期一)上午,赶往台山会见李某;9月7日(星期三)下午,向台山市公安局递交律师意见书,就李某是否具有犯罪动机、李某与被害人是否存在尖锐的利益冲突、现有证据是否足以认定李某参与犯罪等问题提出了法律意见,请公安局在考虑提请批准逮捕和认定案件事实时审慎;9月14日(星期三),再次向台山市公安局申请会见并会见李某。

9月26日(星期一)上午,在得知公安局提请逮捕后,邓世运律师立即向台山市检察院递交律师意见书,请检察院根据最高检的有关规定依法讯问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听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并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核实相关问题;审慎审查证明李某参与犯罪的证据是否属实,是否符合“孤证不能定案”的情形,并着重就证据是否满足逮捕的证据条件提出意见,指出批准逮捕李某要审慎,建议不批捕。

三、案件结果

邓世运律师的法律意见得到台山市检察院采纳,检察院于2011年9月27日决定不批准逮捕李某,公安局同日对李某取保候审。2012年9月份,经过邓世运律师和台山市公安局的有效沟通,台山市公安局于9月26日决定解除李某的取保候审,李某至此获得完全的自由。

四、办案总结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在审查逮捕环节,辩护律师有权向检察院提出意见。在辩护实务中,律师如果认为案件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应该向检察院提出不批准逮捕的意见。

在本案中,邓世运律师正是通过建议不批准逮捕的工作,维护了当事人李某的合法权益。


吴某涉嫌组织卖淫案:无罪释放

一、案情介绍

清远人吴某因为涉嫌组织卖淫,于2017年3月1日被佛山公安局南海分局刑事拘留,家属在吴某失联之后,经多方打听得知前述情况(公安机关将刑事拘留通知书寄到吴某户籍地,家属当时尚未收到)。

吴某家属在律师同行的推荐下找到邓世运律师。

二、承办过程

邓世运律师于3月5日接受吴某妻子的委托,于3月6日到南海看守所会见了吴某。在会见的过程中,邓世运律师向吴某了解了详细案情,并结合其陈述的案情,介绍了律师的工作思路,为其提供法律咨询,提醒相关注意事项。

经过分析吴某陈述的案情,邓世运律师认为案件的关键在于证据是否能证实吴某实施了组织卖淫,就吴某介绍的情况,案件的证据应该尚未达到逮捕的证据条件。3月7日,邓世运律师到办案部门了解案件相关情况,并递交了《关于建议不提请逮捕吴某的法律意见书》。之后,邓世运律师又多次联系办案部门,一再建议不提请逮捕吴某。

三、案件结果

3月30日深夜,公安机关依法决定不提请逮捕吴某,将其释放,吴某得以在清明小长假前获得自由。

四、办案总结

侦查阶段,律师无权查阅侦查机关收集的证据材料,不等于律师无法了解到案件相关情况,更加不等于律师无法开展辩护。一个专业的刑事律师,可以通过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和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相关情况等途径,判断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的大致情况以及这些证据是否达到逮捕的证据条件、是否具有羁押必要性,等等。律师一旦判断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很可能没有达到逮捕的证据条件或者没有羁押必要性,就可以及时向公安机关建议不提请逮捕或者向检察院建议不批准逮捕。

在本案中,邓世运律师正是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准确地捕捉到案件辩护的关键,在最短的时间内帮助当事人吴某获得释放。



(限于篇幅,仅列举部分代表案例,更多案例详情,请点击“案例”)